设为首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可再生能源就要“赢”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8-25  浏览次数:755
核心提示: 最近,国内一些人对德国能源转型中遇到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其中有一种观点,将德国发展可再生能源与高电价、煤炭用量增加、能源对外依存度增加等没有相关性的事物联系在一起,用一种错误的因果关系来试图证明德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结果与初衷背道而驰。德国作为世界上可再生能源领域技术和政策的标杆国家,其得失成败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有志于能源革命的国家都具有很强的示范性。有人不顾事实、甚至不惜以放大谣言的方式对其进行阐释,也许并非故意为之,但至少是出于立场的惯性,本质上是对可再生能源发展道路表示反对。现举几例为证:  

    最近,国内一些人对德国能源转型中遇到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其中有一种观点,将德国发展可再生能源与高电价、煤炭用量增加、能源对外依存度增加等没有相关性的事物联系在一起,用一种错误的因果关系来试图证明德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结果与初衷“背道而驰”。德国作为世界上可再生能源领域技术和政策的“标杆”国家,其得失成败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有志于能源革命的国家都具有很强的示范性。有人不顾事实、甚至不惜以放大谣言的方式对其进行“阐释”,也许并非故意为之,但至少是出于立场的惯性,本质上是对可再生能源发展道路表示反对。现举几例为证:

  首先,有些人以点带面地有意放大了德国民众对发展可再生能源的不合作态度,到处宣扬可再生能源在德国已经失去民众的支持。而实际情况是,2013年开展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79%的民众赞成将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作为德国“能源转型”和“能源政策转变”的一部分,有50%的民众甚至支持进一步加快当前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步伐。新组阁的德国大联合政府对发展可再生能源和坚持能源转型道路的态度空前统一,也从侧面证明可再生能源在德国的民众基础是坚实的。

  其次,有观点认为德国进口煤炭和电力增加,使其能源对外依存度提高,能源安全受到新的威胁。但我们应看到,德国从邻国进口部分电力,是市场化行为,并不能得出能源对外依存度提高的结论。边界不断扩大的北欧电力市场为电力跨国交易提供了正面的例证。还有一个原因是德国虽然在可再生能源技术上处于领先地位,但可再生能源的配套设施并不完善,相对落后的电网结构不能满足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需求,同时由于经济疲软,影响了对电网扩容改造的投资,致使可再生能源在电力系统中的作用受到了抑制,在补充核电留出的真空时难尽全力。

  再次,有人说德国的高电价是源于国家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而实际情况是,德国的电费中超过50%是各种捐税,而捐税中的绝大部分是与环保有关的“绿色”税收,用于可再生能源补贴的附加费只占很少的一部分。将电费高企归咎于可再生能源补贴是不公平、不客观的。事实是,在德国,可再生能源电力已经连续3年为推动电价下降做出了贡献。未来,可再生能源电力也必然达到平价水平,补贴只是在一段时期内的激励措施,也必然根据实际发展水平做出改变,现实中,德国政府就是按照客观发展情况对补贴水平不断进行上下调整的。

  此外,更令人无法理解的是,有人将德国煤炭用量和碳排放不减反增归因于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增加。按照他们的逻辑,就是越发展清洁可再生能源,煤炭的用量就越大。稍加分析不难发现,这两者之间并不存在因果关系,只是从现象上看,它们恰好在最近3年内都出现了数量上的增长。将这两者强行联系起来,就像是在说“发生交通事故的人在12小时内都吃过馒头,所以馒头会导致交通事故”一样,充满了无厘头色彩。导致德国煤炭用量增长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由于欧洲经济发展此前遇到困难,以及美国页岩气革命导致煤炭出口量激增,使欧洲煤炭价格下跌,从而降低了煤炭消费成本,在“弃核行动”之后出现了短期电源空缺和监管手段缺失的情况下,煤电产量有所反弹。虽然2013年德国风电和光伏发电比例不断上升,推动德国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达25%,但该国天然气发电量占比却从3年前的14%下降到10%,水电占比也略有下降,因此给了煤电趁虚而入的机会。这说明可再生能源在德国的发展速度不是快了,而是慢了,数量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历史地看,核电退出后的空白必将由可再生能源电力来填补。

  新生事物在同旧事物的斗争中总会遵循这样的逻辑,正如甘地所言:“首先他们忽视你,然后嘲笑你,接着反对你,最后你就赢了。”当可再生能源产业尚处于弱小之时,是不被人重视的,随着其开发利用规模的扩大,又被嘲讽为“垃圾能源”,如今,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发展,其主流能源的趋势越发明显,于是一些人的态度也就转变成了或直白或隐晦的反对。这说明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已经触及到了许多传统产业的实际利益,也说明,以可再生能源为主导的能源革命离最后的胜利不远了。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