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风电将成为最具竞争力电力产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10-21  浏览次数:532
核心提示:河南电力设计公司,郑州电力设计公司

  在2015年北京国际风能大会召开之际,中国最大的风机制造商——金风科技董事长武钢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5年,我国风电的度电成本有望接近火电。考虑到风电替代能源价值和减少环境污染的价值,风电将成为最有竞争力的电力产品。”

  尽管风电产业前景广阔,但其所面临的困难也十分突出。据出席国际风能大会的业界人士介绍,当前影响我国风电业健康发展的主要瓶颈有两个:一是大规模弃风限电;二是电价补贴不到位。

  风电将成最具竞争力电力产品

  记者注意到,在2015年风能大会召开前夕,有两则消息让风电业界为之兴奋。

  一则来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他在9月26日出席联合国发展峰会时提出:“中国倡议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在解释“全球能源互联网”概念时称,全球能源互联网是以特高压电网为骨干网架、以各国泛在智能电网为基础、以输送清洁能源为主导的全球能源配置平台,通过这一平台,可以大规模实施“清洁替代”和“电能替代”,将风能、水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转化为电能送至各类用户。

  另一则来自亚洲首富李嘉诚。10月初,李嘉诚长江集团旗下的长江基建集团有限公司和电能实业有限公司组成合资公司,将斥资2.88亿欧元(约合3.24亿美元)收购葡萄牙第二大风力发电公司——IberwindGroup。Iberwind风电公司在全葡萄牙共有39处风电场,年发电量总量达到648兆瓦,未来其发电场所将增加至42处,而且新增发电厂都已在建造之中。

  新华社经济参考能源研究院有关专家就此评论称,如果说习近平“全球能源互联网”概念的提出,未来给以风电为代表的清洁能源的大规模发展指明了路径和方向,那么因非凡经营头脑和超强市场判断力而获得“超人”雅号的李嘉诚,挥资进军风电领域,则意味着国际资本市场对风电产业的青睐和追逐。

  “其实,从资源、技术和产业发展速度等角度来看,风电是迄今资源最丰富、技术最成熟、同时最具规模化发展潜力的清洁可再生能源。”武钢说,“随着制造业综合技术与管理不断进步和度电成本的不断降低,未来风电将成为最具市场竞争力的电力产品。”

  中国风能协会统计数据显示,自2006到2010年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几乎每年翻番。2010年中国风电总装机跃居世界之首,这个地位一直保持至今。截至2015年上半年,我国风电累计并网容量已达10553万千瓦。风电早已不再是一种辅助性替代能源,而成为继煤电、水电之后我国第三大主力能源。

  武钢认为,发展风电意义是中国经济调整结构、实施绿色转型的必然要求。按照《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中国政府承诺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要达到15%,要实现这一目标,发展风电势在必行。其次,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风电产业已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其三,在“一带一路”战略框架下,风电还是带动中国制造业“走出去”的重要力量。他举例说,金风科技近年来“走出去”步伐不断加快,金风风电机组已出口到美国、澳洲、中亚、非洲、南美等多个地区,出口额占据中国风机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

  影响风电发展两大瓶颈待解

  尽管风电作为重要的新能源产业,被列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并由此获得“风驰电掣”般地快速发展,但在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却不容忽视。在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国内多家风电开发商表示,当前影响风电产业健康发展的主要问题,一是弃风限电,二是价格补贴不到位。

  首先是弃风限电问题。根据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据,2015年上半年,全国风电上网电量97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0.7%;风电弃风电量为175亿千瓦时,同比增加101亿千瓦时;平均弃风率15.2%,同比上升6.8个百分点。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接近87亿元。如果下半年情况没有明显好转,预测全年弃风可能达到300亿千瓦时。

  一位来自新疆的风电企业告诉记者,新疆作为我国主要的风力发电基地,弃风限电问题尤为突出。2015年上半年,新疆弃风电量为29.7亿千瓦时,弃风率达到28.28%,无论是弃风电量还是弃风率均名列全国前三。考虑冬季风电大发和火电机组供热调峰能力下降等因素,弃风问题还将进一步加剧。

  其次是价格补贴问题。尽管随着技术进步和度电成本的降低,风电等清洁能源的市场竞争力在不断增强,但就目前而言,风电和光伏发电项目投资成本依然较高。可再生能源补贴对于新能源投资企业获取合理的投资收益,维持发电项目的健康稳定运行至关重要。

  据国家能源局统计,截至2014年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累计已超过140亿元。2014年全国并网风电发电量156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2%;并网太阳能发电量23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70.8%。“这意味着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也需增加这样的比例。”一位风电开发商说,“但实际上即便全社会用电足额征收可再生能源附加补助资金,2014年仅能增长3.8%。因此,可以预计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将进一步扩大。”

  除了巨大的资金缺口外,补贴资金管理部门较多、支付周期过长等也被认为是造成可再生能源补贴不能足额按时发放的一个重要原因。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自2012年后,管理部门调整为财政部、发改委和能源局,其中牵头部门为财政部,原则上按季拨付补贴资金。企业申报材料由地方到中央,报经三部委,要通过层层审核,补贴支付周期过长。目前可再生能源补贴申报工作尚停滞在第五批,即并网日期在2013年8月以后的新能源发电项目均未进入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

  多管齐下让风电“逆风飞扬”

  分析弃风限电和价格补贴不到位等问题产生的原因,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前者是受电网输送能力不足、电力系统调峰能力有限等多重因素的影响,而后者则是相关部门工作协调力度不够。

  针对弃风限电问题,中国风能协会秘书长秦海岩强调,在当前电力整体供大于求的局面下,以牺牲风电等清洁可再生能源上网电量为代价、优先保障化石能源电量收购的局面必须改变。还有,火电企业通过“直供电”方式,获取本该属于可再生能源电力的优先上网权,大幅挤占电力送出通道资源,致使风电弃风限电进一步加剧。

  出席2015年北京国际风能大会的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处长李鹏表示,“十三五”期间能源局将促进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制度的落地,全力解决风电和光伏发电的限电和优先发电权的问题。风电工作的重点就是要解决“弃风限电”问题。但李鹏同时指出,风电消纳不是技术问题,更多是“利益分配”问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甘肃、吉林等弃风率较高的地区,地方政府已开始站在“利益分配”的角度,尝试用市场化手段来解决风电消纳矛盾。比如,甘肃省试行的“风火发电权交易”,即由火电厂拿出一定量的发电权与新能源企业交易,吸引了近百家企业参与竞标,部分新能源企业给出的发电权报价已低于当地火电标杆电价(0.325元/千瓦时)。

  新华社经济参考能源研究院有关专家认为,在我国目前阶段,从平衡各利益主体出发,采取“风火发电权”交易的方式不失为一种积极探索。“但如果综合考虑环境效益,应该优先保障风电等清洁能源发电权。未来推动实施高污染的燃煤火电为风电等清洁能源调峰,这是大势所趋,在欧洲一些发达国家就是这么做的。”该专家强调说。

  针对风电价格补贴问题,国家能源局官员李鹏则表示,“十三五”期间一项重要的任务是,通过技术进步和市场竞争,推动风电开发成本进一步大幅下降,使其逐步减少对补贴的依赖。

  “随着制造业技术的不断进步,风电度电成本不断降低。2020年逐步降低补贴的目标是有望实现的。”作为中国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三的风电整机制造企业的掌门人武钢预测说,未来5-10年,风电的投资成本有望下降20%,而发电量则有望提升20%。即使不考虑环境因素,风电也将成为最具市场竞争力的电力产品。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